别歧视老人了:天道好轮回,衰老饶过谁

2019年2月23日,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韩摆渡镇张湾村,82岁的留守老人范纯贤正在结麻绳。

世界是围着年轻人转的。街上的招牌设计越来越潮,广告里代言人的年龄越来越小,喜欢年轻人、讨好年轻人是绝对的政治正确。

年轻人分门别类,人设众多,可甜可咸,御姐萝莉,但对于年龄超过60岁、占总人口五分之一的人,则只统称一个词:老年人。在变老这件事情上,他们终于甩掉阶层、性别差异,变得平等起来,好像65岁与80岁也没有多大差别,不过是皮肤更皱一点、头发更白一些、讲话更啰嗦,总之都是行动迟缓、思维保守的爷爷奶奶。

年轻的小滑头虽然嘴上把五六十岁的同事、客户称作“哥”和“姐”,但他们在自媒体的文字里露出马脚,动不动就是“55岁的大爷”“49岁的大妈”“32岁的中年人”……

47岁的奥巴马在竞选时要把黑发染灰,让自己看上去更有经验、更被信任。我们却刚好相反,一切以小为美,小姐姐、小哥哥、小鲜肉、小萝莉。当年岁渐长,惶恐焦虑袭来,女士忙着填平脑门上的皱纹、祛除下滑的眼袋,男士则要牵着年轻貌美的女子,来证明自己仍有男性魅力。

63岁的Java之父詹姆斯·高斯林在博客上写过自己遭遇“老年歧视”的经历:“一般我们不会聘用你这种老年程序员,但你的情况特殊(因为他是Java之父),所以特殊考虑。”他在谷歌工作的时候,30岁左右的同事在讨论如何整容使自己变得年轻一点。

人们怕跟“衰老”产生瓜葛,因为衰老跟死亡相邻,作为一生的某个阶段,它被回避、掩盖和抛弃。

从基础设施到公德人心,我们都不算是老年友好型社会。互联网公司鼓吹着无现金支付,对老年人来说就是技术的壁垒;有些旅行软件上,买机票的年龄上限都要设置为70岁。

1 2 下一页